社會
Junitaille       2019-08-01    第543期

上海杜塞尔多夫:回到原點,打開城市

杜塞尔多夫国际机场 www.nojpgp.com.cn 中國城市的下一站在哪里?經濟學家周其仁認為,在“攤大餅”式迅速擴張區域面積的時代過后,中國城市的下一站應結束“擴 、擴 、擴”的發展局面,通過“止擴”,回歸釋放城市文化和核心魅力的“零坐標”。

0 0

作家蔣勛經常問朋友:“你知道臺北的‘零坐標’在哪嗎?”

多數人茫然搖頭。

“臺灣漢族移民建立了最早的城市,與原住民的部落有了區隔?!闋輟諞潑裨縉諭ǔ6際鍬枳婷?,媽祖廟也一直是社區的‘零坐標’。清代發展為天后宮,無論‘媽祖’或‘天后’,其實跟法語中‘圣母’的意義相似?!?/span>

蔣勛認為,零坐標是一座城市傳統與現代相融的焦點?!啊闋輟綣:用?,找不到時間與空間的原點,這個城市其實不可能有信仰,沒有過去,沒有歷史,沒有傳承,沒有文化,所有五光十色的商業,看似繁華,也都只是瞬間的浮華,沒有永恒的意義?!?/span>

“一座城市會有商業坐標、文化坐標、民俗坐標,但零坐標是事關城市精髓的那一個或兩個點。在一座城市的坐標軸上,商業、文化這些因素以零坐標為原點向周圍四散開來?!輩憑骷椅庀ㄋ?。

什么是城市零坐標?曾出版《美國大城市的死與生》的簡·雅各布斯曾表示,她每到一座新的城市,總是習慣去市中心的街頭巷尾走走看看,但其實她的真正目的是在開啟一段旅程之前探究一座未知城市的各種地標?!俺鞘行枰值姥邸?,也需要坐標軸心,從這個軸心向周圍發展擴散,才能形成有骨骼的城市肌體?!閉饣蛐硎淺鞘辛闋曜鈐緄某?。

《房價地圖:每座城市都有一個“零”坐標》一文這樣定義零坐標:“零坐標,你可以先簡單粗暴地理解為一個城市的 C 位;零坐標的重要意義并不在于它本身,而在于一旦確認了零點,你就可以確認這個城市(或者這個區域板塊)里的每一個地段與零點之間的距離。這個距離,往往就決定了地段的價值?!?/span>

該文作者認為,如果從地產和交通脈絡的角度看,上海的零坐標是南京東路:攤開上海地鐵線路圖,1 號線與 2 號線之間的交會點,是人均客流量全國第一的“人民廣場”站,一走出去,便是全長 1599 米的南京東路——西起南京路步行街,東到上海外灘,遠在 1843 年上??菏?,這里便是上海商業的發源地。爾后百余年,上海商業從這里不斷發展、壯大,南京東路的心臟位置卻始終未動。

如果把城市地圖按坐標軸劃分,北京的零坐標無疑是笑傲二、三、四至N環的“一環”天安門,廣州是“西關商廊”上下九商區,杭州是西湖,成都是天府廣場,蘇州是觀前街,西安是鐘樓 ……

每一個零坐標,都標記了城市的不同性格:以天安門為零坐標的北京是政治中心,門樓的概念也暗合北京方方正正、四平八穩的城市格局;以南京東路為零坐標的上海,十里洋場展現上海的江南風情;以上下九為零坐標的廣州,在千年商埠的貿易模式里,帶出了十三行的西關文化;以西湖為零坐標的杭州,在城市“西進”和“東擴”的過程中,依然堅守一湖兩岸的西湖風骨;以天府廣場為零坐標的成都,則成為城市化浪潮中為數不多能守住本地文化的特大型城市——畢竟,以一座廣場作為多元素融合中心的零坐標的城市少之又少,“廣場”則體現了成都的包容與都市的市井氣。

作為世界上眾多所謂“公里零點”之一,巴黎零點被認為是城市或國家的精確中心,其他位置都被認為是從這一點輻射出來的。從形態上來看,巴黎的中心像一個八角形的黃銅板,被設置在廣場上的混凝土里,顯得相當不起眼。由于該標志的低知名度,一些游客甚至很難找到它。所以,在通常情況下,當游客找到它時,普遍都會用多種方式向它表達敬意。

那么,巴黎的這個黃銅板零坐標究竟在哪里?蔣勛認為,就在著名的圣母院(Notre Dame)西側的廣場中心。在計算城市空間時,巴黎的“一公里”“兩公里”都從這個零坐標開始,而廣場的地面上,就有一個銅鑄的光芒裝飾的阿拉伯數字的“零”?!罷饈前屠璧腦?,像巴黎的胎兒,從這里開始了一個城市偉大的空間,也開始了一個城市悠久的時間?!?/span>

有一種觀點認為,零坐標不僅為城市的擴大、擴張與擴容提供了一個可供參考的樣本,也在一定程度上規范和束縛了城市的某種不切實際的“擴張野心”。

“象征城市文化精神的那些中心點,能把城市從某種擴熱的開疆拓土氛圍中解救出來?!泵攔雜勺迦吮榷せ萘槎伲˙ill Worlington)說。

“比如紐約,它的零坐標毫無疑問是時報廣場,這里是曼哈頓商業區的心臟,有各種霓虹燈和商業店鋪。這里曾是《紐約時報》的總部基地,賦予了這座年輕城市某種精神屬性,那就是一種獨立和自主的城市性格。所以在紐約人看來,無論城市擴張得如何厲害,商業化程度如何集聚,但只要時報廣場這個零坐標在,‘Big Apple’(大蘋果,紐約昵稱)的魂就在?!?/span>

就像樹木的年輪,零坐標見證著一座城市空間的成長,也見證著城市伴隨時間不斷完善?!耙桓齔鞘腥綣揮小闋輟?,那就失去了可以出發的原點,失去了向外擴大的能力,沒有‘天窗’,沒有‘眼睛’,沒有視野,達·芬奇觸碰宇宙邊緣極限的能力發展不起來,人不再是城市空間的中心尺度,盲目求暴利的錢,厲害的行銷手段,無所不用其極,毀壞了城市記憶,剝奪了人在城市的中心位置?!苯凇凍厴先占恰分行吹?。


掃描二維碼下載App可閱讀全文
0個人收藏
廣告
新周爆款
HOT NEWS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