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新周刊       2019-05-15    第539期

德国杜塞尔多夫国际玻璃展:(第539期嘗鮮)誰是中國十大失落之城?

杜塞尔多夫国际机场 www.nojpgp.com.cn

新刊推薦 0 0

天津 影子之城

今天的天津好比蒙太奇藝術中的淡出和淡入——面目半明半暗、若隱若現、忽閃忽滅。這片土地曾簽訂《天津條約》,也爆發過天津教案;它是洋務運動的起點,也是末代皇帝溥儀走出紫禁城后的定居點。天津因漕運而興,新中國成立前是中國第二大城市、北方工商業金融中心,但現在似乎越來越像一個影子,躲藏在北京身后。其GDP仍然排全國前列,但增速卻連續兩年未達目標,被同為直轄市的重慶趕超。天津的人才和資源被不斷吸走,一直嘗試產業轉型,或原地打轉或走入歧途;空有北京互聯網公司的審核崗位,卻沒有互聯網公司的創業精神;共享經濟熱潮退去,共享單車第一鎮王慶坨淪為鋼鐵墳??;就連相聲,大眾恐怕只記得一個德云社。煎餅果子和狗不理包子猶在,但馮驥才筆下俗世奇人的魂魄卻丟了。2015年天津濱海新區爆炸,2018年權健、天獅驚雷,更使天津陷入一場灰色漩渦。(執筆/鐘慧芊)


南京 矛盾之城

南京是一座充滿矛盾的城市。它是“十朝都會”,但在此定都的王朝無一能逃離“偏安早亡”的命運,并因此給城市帶來滅頂之災。它既是北方人想象中的“江南”典范,又是被“包郵區”廣泛排擠、吐槽的“江北”“安徽省會”。它是中國享有盛譽的文化名城,但因為長期作為行政中心,移民與流動人口比重巨大,本土文化與本土生活方式究竟為何,難以描述。它是江蘇省會,重量級國企、高校、科研院所、機關云集,大院林立,也一度被稱為華東地區的“石化中心”,卻因此陷入“船大難掉頭”的局面,在改革開放的大潮中一再錯失機會,并被周邊城市趕超。在蘇州、無錫、杭州等“經濟增長明星”的簇擁下,南京顯得不大出眾。在城市規劃和城市名片打造方面,它不曾放棄嘗試,卻缺乏給人留下深刻印象的“關鍵之筆”,領導班子的頻繁變動,更使得系統、長期的轉型計劃不能連貫實施。對于南京而言,找準屬于自己的定位,仍是一個長期命題。(執筆/盧楠)


長春 突圍之城

長春在古代史中的存在感并不強,只是遠居中央帝國東北角的一處邊防重鎮,直至1932年成為“偽滿洲國”“首都”,才迅速發展為總人口超過120萬的“亞洲第一大都市”,并以先進的基礎設施建設、雄厚的工業實力躋身當時中國現代化程度最高的城市之一。新中國成立后,長春、哈爾濱等東北工業城市一同被譽為“共和國長子”,第一汽車制造廠與長春電影制片廠的成立,使其風光一時無兩。但自上世紀80年代開始,上海(大眾)、天津(豐田)、廣州(本田)借力外資成為中國汽車工業的后起之秀,“汽車城”的一枝獨秀局面被打破,這使得一汽產值一度占經濟規模60%的長春經歷了發展波折。盡管如此,單就東北而言,長春仍不能被稱為真正意義上的“失落之城”。在深陷經濟困境的大背景下,它在2018年上半年仍完成高于全國增速0.6%的GDP增長,而同區域內的三個副省級城市GDP增速均低于全國平均水平。從這個角度而言,今日長春雖未像沈陽那樣因《鋼的琴》《艷粉街的故事》和雙雪濤被公眾熟知,卻在一種低調狀態下開啟了突圍嘗試。(執筆/盧楠)


鄭州 委屈之城

鄭州,著名的“外省人吐槽、本地人嫌棄”的委屈之城,予人一種不交惡、老實巴交的感覺,因此挨地圖炮也挨得最狠。鄭州在1954年才成為河南省省會,被省內人戲稱為“熬了幾百年才做了省城”,不過它其實有足夠多可供自夸的資本:它是軒轅黃帝故里,是商文明的發源地,也有少林寺這樣閃亮的文化名片。但這座城市論古跡不如洛陽、開封,論現代化又受糟糕的市內交通拖累,記載在歷史課本上的那一次“二七慘案”,也許就是鄭州作為陸上交通中心的唯一回憶。早餐胡辣湯蘸油條、韭菜餡炸菜角一字排開,加點走俏全國的衛龍辣條,這味兒簡直太沖,畫風簡直太崩。這里是傳說中的“鄭姆斯特丹”,是活在地圖炮和自嘲中的城市,像一個不忍調戲又忍不住調戲的老好人——文青大概也不會想跟這種人一塊玩兒。(執筆/詹騰宇)


石家莊 尷尬之城

2019年“兩會”上,石家莊市長鄧沛然在分組審議時呼吁:“高鐵時代,石家莊不能被邊緣?!薄熬├ネǖ讕撕芏嗍』?,石家莊是少有未經過的省會?!苯刂?017年年底,全國有14個城市進入萬億俱樂部,河北無一城市上榜,甚至無一城市進入中國城市競爭力排行榜前40位。2017年,石家莊GDP在全國省會城市中排第13位,不足廣州的1/3、成都或武漢的1/2。即便在河北省內,石家莊的存在感也不強。霧霾圍城壓力下的傳統產業轉型同樣讓石家莊經濟發展面臨陣痛。2017年,石家莊政府決定將位于中心城區的工業企業搬遷改造和產業升級,包括石鋼、華北制藥、常山紡織、車輛廠等19家工業企業全部遷出市區。鄧沛然在“兩會”大聲疾呼之后,拒絕被“邊緣化”的石家莊迅速推出旨在吸納人口的“零門檻”落戶政策。相對其他省會城市,石家莊的位置有些微妙。距離北京、天津這兩個超大城市過近,使得很多省內人才流向京津?!傲忝偶鰲甭浠д叩某鎏?,可見石家莊求賢若渴的心態、在巨型城市分流之下自救的急迫感。(執筆/羅嶼)


大同 枯竭之城

大同是資源型城市在中國衰敗的一個典型案例。曾經的大同有不少得天獨厚的發展優勢:它扼晉、冀、內蒙古之咽喉要道,在歷史上具有重要戰略地位,是古代兵家必爭之地;它是中國最大的煤炭能源基地之一,曾位列中國八大工業之城;它是“中國煤都”,也是“邊關重鎮”。伴隨著資源儲量減少甚至枯竭,這座城市曾經的榮光不再,面臨舊城改造、古城?;?、人口流失和產業轉型四大難題。據統計,2005年到2015年這十年時間里,大同的常住人口增長不到30萬,在校小學生人數從34.1萬大幅下滑到19.8萬,專家認為這是大同人對城市的信心不夠,于是紛紛把孩子送出本地?!恫憑吩又救銜?,大同的失落體現在這座城市的魔幻上:“以四面城墻為界線,一座座修繕完備的古建筑群落巍峨高古,頗有北魏遺風,成為市民休閑娛樂的新場所,但深入到老城的細部,卻如同步入一座鬼城?!閉庖彩譴笸諳紙錐畏⒄溝淖畬罄Ь常涸詒凰毫訓男魯嗆凸懦塹姆煜獨?,本地人踟躕不定,不知去向何處。(執筆/Junitaille)


洛陽 衰退之城

洛陽如今留給人們的印象,更類似于一個適合拍攝《孔雀》《立春》這類文藝電影的三線城市,如果不去龍門石窟、白馬寺,幾乎很難想象這里在千年之前是商業繁榮、國際化程度比肩長安的“神都”,絲綢之路東端的地標式存在。雖然由于生態和交通路線的變遷,曾經盡享隋唐大運河紅利的洛陽在元朝以后逐漸走向衰落,但它并非從未受過垂青。尤其在新中國成立后,“十大廠礦”的部署使其成為中原最受矚目的城市,對河南的經濟貢獻一度達60%以上,遠超省會鄭州。隨著計劃經濟時代的終結,飽受政策眷顧的工業城市所共同經歷的困境也落到了洛陽頭上——國有企業虧損嚴重、輕重工業比例失調、民營經濟薄弱、經濟活力不足、城市基礎設施建設落后,2017年GDP總值只相當于鄭州的約二分之一。目前,洛陽正嘗試將傳統的工業優勢同港珠澳大橋、C919等“大國重器”相結合,然而這條轉型之路的效果如何,有待進一步觀察。(執筆/盧楠)


蘭州 誤讀之城

蘭州是一座因為地理位置而被嚴重誤讀的城市。它地處內陸,有著黃土高原溝壑縱深、較少植被的特殊地貌,不免給人造成荒涼蕭索的印象。事實上,作為絲綢之路的咽喉、抵御游牧民族入侵的要塞,蘭州的繁華可以追溯到2000多年前的漢朝;以隴海鐵路為中心建立的巨大交通網絡,也在近代以來一直扮演著東西部物資集運的中轉站。一個軍區(蘭州軍區)、一所百年名校(蘭州大學)、兩座大國企(蘭煉、蘭化),使蘭州一度具備了中心城市的各種要素。改革開放后,新產業、人才、資本呈現“孔雀東南飛”趨勢,向沿海地區大幅流動,逐漸失去政策庇護的蘭州持續失血,西北師范大學原校長王利民的一句“蘭州大學流失的高水平人才完全可以再辦一所同樣水平的大學”就可充分說明問題。不過,提到所謂轉型,蘭州并不一定非要盯緊東部樣板。在“一帶一路”大背景下,也許“向西看”,將目光放在南亞、中亞、歐洲,會是這座處于歐亞大陸橋重要節點上的城市大展拳腳的機遇。(執筆/盧楠)


汕頭 落伍之城

汕頭曾經輝煌。作為首批國家級經濟特區,汕頭集合了國家政策之天時、水陸交通樞紐之地利、著名僑鄉之人和。然而,如今提到經濟特區,人們想到的是深圳、廈門,甚至有人不知道汕頭也是特區。數據顯示,2015年,同是經濟特區的深圳、廈門、珠海,GDP分別是汕頭GDP的9倍、1.8倍、1.1倍。汕頭為何發展遲緩?首先,汕頭產業技術不夠、經濟腹地不大,更多僑資涌向了長三角、京津冀和中西部地區,使得汕頭吸引僑資的效果并不理想。其次,雖然潮商足跡遍布天下,卻不太愿意在家鄉汕頭駐足。在放眼全球的潮汕大佬們眼里,汕頭并不是一個理想的投資地,他們很少會因“故鄉情結”改變自己的投資原則。21世紀初,各地爭相出臺優惠政策吸引海外投資,汕頭卻爆出“騙稅案”丑聞。據新華社報道,2001年汕頭“騙稅案”案發后,全國共18個地區向所屬企業發了通知,提出不和汕頭做生意。改革開放40年,汕頭的經濟在四個最早設立的經濟特區中墊底,始終交不出一張足以匹配其身份的成績單。人們期待著它的再出發。(執筆/羅嶼)


濟南 鈍感之城

濟南被外界看作一座“無感之城”:無亮點、無特色、無趣味,“不上不下,不好不壞,不吵不鬧”,除了泉水文化和因夏雨荷而聞名的大明湖,文人墨客也找不到對這座城市更多的著墨點,只有語文課本里老舍筆下的趵突泉,稍許能喚醒外界對這座城市的印象。與洋氣的青島相比,濟南確實有些相形見絀。除去鄉土氣息濃厚的城市氣質,城市規模并不大的濟南還有個并不好聽的外號:首堵。2017年,這座城市有2078個小時處于擁堵狀態,是全國唯一一個全年擁堵時間超過2000小時的城市。同樣是2017年的數據,作為省會城市的濟南,在GDP總量上排名列山東省第3位,落后于青島、煙臺,但人均GDP僅排名第6位,落后于省內的東營、威海、青島、煙臺和淄博。也難怪有網友認為,這座城市的名字直接注定了它坎坷波折的命運及發展前景:濟南?幾難?。ㄖ幢?Junitaille)

掃描二維碼下載App可閱讀全文
0個人收藏
廣告
新周爆款
HOT NEWS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