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周刊
安老板   圖/ 吃遍南寧    2018-09-19    

美因茨vs杜塞尔多夫:沒有感情的廣東人?廣西人笑了

杜塞尔多夫国际机场 www.nojpgp.com.cn 地處西南邊陲的廣西,飲食里天然帶有一種野趣。當福建人大著膽子來到廣東時,也許會碰到好心的老廣提醒:“兄弟,我勸你別往西走了?!?/p>

0 0

新周刊 片頭.gif


長久以來,廣東人的食譜一直是網絡傳說般的存在,似乎除了辣椒,沒什么是他們吃不下的。不過,當“廣東人吃福建人”的玩笑傳得越來越廣時,人們好像都忽略了隔壁的廣西人。不僅廣東人能吃的食物他們都能吃,甚至連辣椒也被端上了廣西人的餐桌。

地處西南邊陲的廣西,飲食里天然帶有一種野趣。當福建人大著膽子來到廣東時,也許會碰到好心的老廣提醒:“兄弟,我勸你別往西走了?!?/p>

微信圖片_20180925145817.jpg西南邊陲的廣西,物產也許是我們想象不到的豐富。龍脊梯田。/ 維基


01
廣西飲食野在哪里?

在人們的印象中,廣東人以敢吃著稱,"戰績"遍布海陸空。

廣東人敢吃是真的,但是真的跟廣西人比起來,廣東人也還差了一點。天上飛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物種,幾乎沒有精精瘦瘦的廣西人不敢抓的。

尤其是上個世紀還未經歷完全開發的年代,狗熊、穿山甲、黃鼠狼、蟒蛇、鼠、鳥、龜等"野味"在廣西經??裳?,桂北地區的山民們還時不時能捕到黑黢黢的野豬。

盡管廣西物產豐富,但在富得流油的廣東光環籠罩之下,廣西就像躲在大哥背后的小透明。但是,廣西“窮山惡水出野味”,發財致富也就有“絕招”。

廣東老板了解到野味市場前景后,大腿一拍:“買買買?!庇謔悄持殖潭壬?,廣西成了廣東土豪們的美食后花園,源源不斷地向廣東輸送各類“奇珍異獸”。一時間,兩廣地區吃“野味”之風盛行,這種“情有獨鐘”甚至一直持續到現在。

美籍作家何偉在《奇石》中描寫廣東人吃野味:

“中國人說,廣東人什么都吃。除了老鼠肉,人們在一品居野味餐館還能點到斑鳩、狐貍、貓肉、蟒蛇,以及幾種長相奇特的本地動物拼盤。所有的動物都活養于餐館后面的籠子里,待顧客點妥之后再行宰殺……唉,實話實說,來蘿崗之前我一直不知道吃鼠肉有什么道理,而這里的每一位鐘姓人都可以迅速地說出本地特產的幾大好處?!?/p>

何偉老師在廣東的所見,放在廣西也屬平常,甚至在廣西人看來,這些可以飼養的動物都還不算“野”。廣西官員“宴請”穿山甲這則新聞浮出水面后,人們才突然發現,廣東旁邊的廣西,吃東西的膽子更大。

微信圖片_20180925145822.jpg南寧中山路上的”美食“。/ 視覺中國 


02
廣西人吃東西,“爽”最重要

在吃東西這件事上,比起廣東人挑三揀四的講究,廣西人就要一個字:“爽”。

不管什么食材,是甜的辣的咸的淡的,是清蒸煮湯爆炒還是紅燒,只要做得好吃,廣西人都可以hold住。

比如桂北地區愛吃辣,是因為桂北地區深受川渝和湘黔地區的影響,花椒、米辣椒和酸辣椒都是桂北人的愛。桂北多山地,曾經山鼠田鼠眾多,吃鼠就成了桂北人的愛好之一。

尤其是用辣椒炒老鼠,出鍋香噴噴,據說吃起來像雞肉。但是近年來,野鼠數量銳減,于是家養竹鼠成了桂北人新寵,畢竟“又肥又漂亮”。

廣西南部靠海,北部灣的各種海鮮能讓人們大飽口福,可以說是海鮮愛好者的“天堂”。本老板就因為過敏不能吃海鮮被朋友吐槽,“你絕對是個假廣西人,連海鮮都不吃,生在廣西簡直是暴殄天物...”

但是讓人驚掉下巴的重口味,卻是當地人民愛吃的“?;斷病保耗概5納稱?,用來爆炒或者打火鍋時燙著吃!怕了怕了..……

西部百色盛行吃“豬美目”,即烤豬眼,這在紀錄片《人生一串》中火得不得了。食客將烤豬眼吃進嘴里,豬眼嚼爆漿的那一剎那,畫面真是“美”得不敢想象,老板的朋友說:“爆漿的感覺,比撒尿牛丸還刺激?!?/p>

而西南的崇左人民愛吃蟲,蜂蛹、蝗蟲、叫不上名字的蟲...外地人看著猙獰可怕的“蛋白質套餐”,崇左人吃得美滋滋。

而說起廣西東部玉林人,那就是“生猛”。每年當地民眾自發形成的“狗肉荔枝節”總能成為外界關注的焦點。

一邊是舉著標語的抗議者,高喊“狗狗那么可愛,請不要傷害它們嚶嚶嚶……”;一邊是豪吃狗肉、猛啖荔枝、大口喝酒的玉林人,他們始終相信用上火的荔枝克上火的狗肉,就可以“正正得負”。也不知道哪來的科學依據,但總之是大家吃得都很高興。

這幾年,隨著東南亞人工養殖的鱷魚傳進廣西,南寧人更是放開了肚子大吃特吃。畢竟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廣西人,更加不怕罪惡感涌上來時,鱷魚悄悄咬肚子。

微信圖片_20180925145832.jpg2017年10月6日,廣西,苗家人在制作野味鯉魚蘸醬。/ 視覺中國


03
第一個吃XX的,也許就是廣西人

在人們印象里,廣西就是窮山惡水、遠陲邊境、各色人等被流放于此的“南蠻之地”。

實際上他們才沒有這么悲慘,除了心靈上的孤單寂寞冷,他們在廣西吃得可滋潤著呢。因為在廣西,人的嘴,從來都不會被自然給困住。

早在戰而歌、歌而舞、舞而歡的先秦部落里,廣西人就已經展現出了“好吃”的天賦。那群快樂單純的原始人,不僅學會了在高山密林里采集、狩獵,在河流湖泊里捕魚,竟然還學會了養豬!

在距今12000年至7000年的桂林甑皮巖洞穴遺址內,專家發現了大量豬化石:“經鑒定,豬已經過較長時間的馴養,形體已發生變化,可確認為家豬,這是截至2017年所知中國最可靠的最早家豬材料?!?/p>

到了春秋戰國時期,廣西屬于百越諸國中非常強勁的兩支:駱越、西甌。勇猛強悍的駱越人可是百越之首,不僅創造了輝煌燦爛的文化,并且極其擅長稻作。這說明,廣西人在這時已經解決了主食問題。

自此之后,不管秦始皇大軍南征,還是江山易主、斗轉星移,在彪悍的廣西人的眼里,吃才是永恒的主題。

從北海之濱到十萬大山,再到桂林山水,西南大地的風物塑造了廣西人鮮活盡興的口味,風靡全國的螺螄粉,或許只是廣西美食走向全國的第一步。

                                                         THE END Fgw2HrECSE9EIDyjaHD3Bql82WzO.jpg



0個人收藏
廣告
新周爆款
HOT NEWS
廣告